产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 人生就是博旧版 > 九旬人生的真情表达——看曲艺音乐剧《周永开

九旬人生的真情表达——看曲艺音乐剧《周永开

时间:2022-07-14 21:1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今年6月下旬,四川省开启了一年一度的“剧美天府——优秀剧目展演季”。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有62台新创剧(节)目100多场演出将在四川各地上演。近期已有多部新戏亮相成都舞台。从戏剧样式来看既有川剧、灯戏、话剧,也有舞剧、杂技剧以及交响乐等。从题材内容来看,以本土人物、红色历史、时代英模为表达对象的剧目占一多半,其中由巴中市巴州区委、巴中市巴州区人民政府主创的曲艺音乐剧《周永开》,给蓉城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股大巴山的泥土气息扑面而来。

  曲艺音乐剧《周永开》,听着这朴实到家的剧名,先了解一下剧情—一位获得国家七一勋章、全国优秀员称号的年逾九旬老员故事。客观地说,这样毫无悬念的真人真事报告剧对当下观众而言并没有太多吸引力。但是走进剧场,在两个小时的观剧过程中,观众却多次被剧中主人平凡实在、鲜活独特的故事所吸引,被他那质朴的品质、高尚的情怀所打动,被演员真情流露、韵味十足的演唱所感染,为满台青春勃发、充满激情的演员所鼓舞。在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中大幕款款落下,我不由得感叹道,好久没看过这样的戏了!

  周永开是一位大巴山人,一辈子没离开大巴山。他1945年17岁在学校读书时参加地下党,94载人生,76年党龄,曾担任地下党县委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冒着生命危险策反国军师长起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多职,在困难年间带领社员修建水库,改革开放后作为纪委书记查办腐败分子;离休之后回到家乡,住进大山中,走上了带领农民脱贫致富的道路。就是这样一个真人真事的写实戏剧,一无悬疑,二无完整贯穿事件,三无外请大腕,四无舞美大装置,却被一群本土演员演绎得有声有色,有血有肉,情真意切,朴实感人。

  虽然被称之为曲艺音乐剧,但作者在结构这部戏剧之时,却采用了话剧常用的倒叙回溯、串珠式叙事方法,配合曲艺唱、叙互动的表现形式。面对这位有76年党龄的主人公丰富的人生历程和难以尽述的相关事件,作者摘取了周永开漫长而不平凡的一生中,那些在不同时代最能体现一个人优秀品质的故事,以此塑造了一个不同以往的员的舞台艺术形象。他在之中毅然加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作为地下党县委书记前往敌军司令部,动员重兵在握的军队师长投诚起义,面临敌人阻挠、生死之危,他沉着应对、斗智斗勇,终于迎来了巴中县的和平解放。对于这段不平凡的经历,作者采用了点线结合的表现方式,简洁地勾勒出一个老员周永开的历史贡献。对于主人公在新中国70年所经历的头绪纷繁的历史事件和生活故事,作者巧妙地将人物和事件置放于重大政治历史背景和当地具体环境之中,以重大事件的宏观叙事与具体生活细小事件互为补充,营造出一出出真实可信、感人至深的戏剧场景。在生活最困难时期,作为水库修建的总指挥,周永开和社员们一同奋战在施工现场,同拉石头同挖土方。休息时,周书记拿出了一道“硬菜”——一袋干胡豆,分发给社员们“打幺台”。这是他从自己嘴里省下来的仅有的粮食。就是这一点今天看来微不足道的“硬菜”,不仅感动着修水库的社员,剧场中观众也无不为之动容。此情此景,还有什么举动、什么语言更能表达一个员对群众的关切之情呢。

  作为一出曲艺音乐剧,该剧充分发挥了曲艺说唱艺术之特长,诸多曲艺元素的交织组合,展示出曲艺剧在叙事抒情丰富性方面的独到之处。全剧为无场次结构,面对跨度长达70多年的时间、不同出场人物和各个独立的事件,彼此间的时间切换、场景转移主要通过曲艺说唱方式的交代、群众演员的舞蹈转换,一气呵成,毫无违和感。尤其值得称赞的是作者对于重要事件、关键情节叙述时,对其中主要角色塑造和诸多次要人物的笔墨分配,处理得恰到好处。20世纪80年代,身为地位纪委书记的周永开在处理当地支柱产业罐头厂厂长的违法乱纪行为时,遇上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关系说情,依法办案困难重重。在表现这一有众多人物出现的纷繁场景时,导演采用了写实与象征相结合的手法,除了主角周永开之外,他面对的六个代表不同观点、不同势力、不同态度的角色,不论是支持依法办案、坚持真理的代表,还是说情包庇、徇私枉法的别有用心之徒,也有疑惑观望、摇摆不定的观望者,更有威胁恐吓的黑恶势力,一律采用了符号化、象征性的表现手法。舞台上这六个角色没有姓名,他们站在周永开的四周,轮番上阵,以尖锐直接的对白方式营造出一场唇枪舌剑、僵持不下的紧张态势,让观众直接感受到周永开所背负的沉重压力,由此也表达出一个员秉持正义、坚守法纪和绝不向邪恶势力低头的艰难持守和高尚品质。

  四川曲艺种类繁多,但该剧的音乐设计主要以经过加工美化的四川扬琴、清音曲调为基调,构成了贯穿全剧的主旋律。根据不同场景、情绪表达的需要,将颇有四川特色的金钱板、打击乐等点缀在背景音乐之中,形成了全剧色彩统一、特色鲜明的音乐风格。扬琴的浑厚、沉郁、高亢、婉转与清音的华丽、清脆、跳跃、明亮,奠定了男女老幼不同角色的不同音乐形象。鲜明的四川曲艺音乐伴随着大巴山乡土气息扑面而来,顺耳入心,颇具感染力。

  青年周永开扮演者是来自成都市川剧院的梅花奖得主王超,他表演朴实练达,贴近角色,嗓音通透明亮,唱腔韵味浓郁,大有“一腔定太平”之势。周永开办案时面对各种压力和亲人的不解,来到姐姐坟前倾述心绪,姐弟二人心灵对话,交流对唱。此时大段的独唱和对唱,时而低回委屈倾述,时而亲情回忆,最终凝神静气、坚定信仰,起伏跌宕的唱段被王超演绎得声情并茂,游刃有余,层次分明,感人至深,为全剧增色不少。

  还必须指出的是,作为一出来自基层的原创本土题材主旋律现代戏,他们节约创演成本,没有外请大腕,更没有舞台的大制作大包装,除第一主角来自成都市川剧院外,其他演员皆由巴州区文化馆和川剧文化保护传承中心的演员们担纲演出。他们充满激情,本色质朴,且大多数具多年基层演出的舞台经验和与当地群众血脉相通的情感体验。全身心投入的艺术创造自然会有感染力、亲和力,这也是《周永开》演出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吧。